团体投资生猪大降99%!

就表1可以看出,那么这些省份的猪价,2018年下半年同样不容乐观。就表1可以看出,那么这些省份的猪价,2018年下半年同样不容乐观。三、2016-2019年1-2月投资养猪业企业的变化

图2 2016-2019年1-2月上市企业生猪投资变化数据来源:猪易数据统计可以看出,2016-2018年1-2月,投资养猪业的企业越来越多,聚集扎堆在2017年、2018年。

  而就这三年来看,连续投资的有大北农、牧原、正邦。因为温氏更多使用自有资金投资,因此2017-2019年未发布公告,但猪易数据整顿其生猪在建工程发现,这两年一直为行业前三。其中,大北农投资最高金额在2017年1-2月,伴随其资金压力增大,后期投资也显着下降。并且,发布投资公告之后,其大量工程并未上马,或者上马之后转固定资产程度十分缓慢。

  再来看牧原,在2016年牧原还不是今天的牧原这么有钱,投资力度也较小。而2017年-2018年牧原俨然成为投资养猪业的主力。之前猪易数据曾发布2018年养猪业投资报告,其中前三甲除了温氏、牧原,就是正邦。从图1也可以看出,正邦这几年投资养猪业都是大手笔。‘’但是2019年,嗯,发布投资公告的,只有金新农的3500万,以及新五丰的1000万。

  造成投资大幅缩水的原因,一方面是来自经济大环境影响,大多数企业资金链主要,另一方面是目前养猪业受疫情影响,企业投资更为庄重。新建猪场遇冷,不代表2019年企业不作为。据猪易数据了解,各大团体企业都纷纷扩大了“公司 农户”模式的养殖占比,春节前早先就在大量外购仔猪进行放养。不仅仅团体企业,包括母猪存栏500头-3000头的规模猪场,大多数也在缩减规模。

  而对于家庭猪场来说,部分省份补栏仔猪积极性较高,但补充后备照样低迷。为了规避疫情风险,部分猪场目前为苏息配种的情况。站在2019年初,不论是团体还是家庭猪场,似乎都把宝压在育肥环节。而原本销售仔猪的种猪场、规模企业在2019年都缩小或者苏息仔猪销售。据猪易数据显露,2019年2月份仔猪上市量同比2018年下降8%左右,且后期将继续下降。

  可以预想,后期生猪市场或进入一场仔猪争夺战。